您的位置首页  高等教育  政策

这种最糟糕的教育方式中国家长仍在使用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18-05-17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这种最糟糕的教育方式中国家长仍在使用  大人给小孩子的,一方面是为了小孩做某件事情,给他建立规则和禁忌,另一方面是对孩子求知欲和探索欲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索性用一个简单的说法敷衍一下…

原标题:这种最糟糕的教育方式中国家长仍在使用

  大人给小孩子的,一方面是为了小孩做某件事情,给他建立规则和禁忌,另一方面是对孩子求知欲和探索欲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索性用一个简单的说法敷衍一下。

  小时候家里人常说:小孩儿呀,不能吃猪尾巴,不然长大会摇头晃脑。那时候我刚七八岁,每当饭桌上偶尔出现一盘猪尾巴,好奇心简直突破天际。问我妈妈为什么不能吃,她也说不上来个一二。后来等到我十几岁,才第一次敢吃猪尾巴。

  类似的大部分人童年都听过不少,大人们可能也就随口一说,他们自己都不一定都会当真。但一个几岁的孩子很容易就信以了,即便长大后,也会受到影响。用来小孩,真的常非常糟糕的教育方式。

  “小孩子长牙的时候一般是两颗两颗长的,如果是长单颗牙表示这孩子福气不。”

  以上是我从身边朋友中收集到的一些印象深刻的童年,内容之多,涉猎之广,父母们的想象力实在令人。这些“不准”和“不吉利”对小孩子最直接的影响是了他们本应有的好奇心和学习机会。

  大人给小孩子的,一方面是为了小孩做某件事情,给他建立规则和禁忌,另一方面是对孩子求知欲和探索欲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索性用一个简单的说法敷衍一下。

  当你告诉小孩敲碗筷会沦为乞丐时,他就失去了一次要学习餐桌礼仪和礼貌待人的机会;当你告诉小孩绑在手腕的橡皮筋会吸血时,他就失去了一次对人体流动的血液感兴趣的机会。

  如果说父辈用的故事教育你是因为缺乏科学知识,而你仍用这些把戏去下一代,那就是你的不对了。用小骗孩子,或许轻易就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,但等到他突然认知这些恐怖传说的时,那扇探索和世界的大门早就被关上了。

  费尔巴哈这样形容:“一只鸟飞过,我跟着它来到了一个美妙的水源,这样,这只鸟便宣示了幸运,又如一只猫在我刚要起步时横穿过去挡了我,结果这次出门很不顺当,这样,这只猫便是不幸之预言者。”

  这些的关联或者两件无关的事情硬被到一起,这时候我们就像行为主义学者斯金纳在小箱子里养的鸽子,他称之为“的鸽子”。

  一群饥饿的鸽子被放到箱子里,上方每隔15秒会有食物掉下来,但是鸽子们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这个规律,反而认为是自己做了什么,比如说朝特定方向抬了头,或者抖动了翅膀,或者姿势奇怪地摆动,才让食物掉了下来,也就是说,这些鸽子变得了。

  对小孩子而言,他们界观没有建立完全的时候,最容易根据一些现象来建立自以为的关系。就好比说,一句简简单单的“吃猪尾巴会摇头”,当时那么确信的我,就会建立猪尾巴和摇头之间的关系,并且如果当时我好奇心再旺盛一点,真的偷吃了猪尾巴,然后又在之后某个时间里出于其他原因发生了摇头的情况,那么对年幼的我来说,这个就变成了真的。

  和一般意义上的命令、要求相比,最大的特点就是,它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禁忌感,给人以深刻的恐惧。如同斯宾诺莎所说的:由恐惧而生,也由恐惧助长。

  成年人这些的说法,多半是由于漫长的人类社会生活中,总有那些无释的事情,总会发生奇怪的现象,这些就成为了文化中的禁忌。

  这些即便是一个成年人听到,也多少会心里发毛的话,完全可以想象会给孩子造成什么样的心理阴影。

  对于孩子来说,一句无心的就像是一粒种子,悄悄埋在他们心里,长大以后,也是颇费一番功夫,才能克服掉幼年被征服的恐惧,有些人是自己要相信科学,有些人则真的一直不敢做那些事。

  很多家长常常会跟小孩说:你如果不乖的话,就会被X(当地传说中的鬼怪,或者某种神秘的东西)抓走哦。那么这个小孩要面对的不只是 “被家长骂”这一现实层面的恐惧,还有那些来自超现实部分的恐惧。

  当孩子的所有知识来源仅限于家长时,这个的威力,远比你想象中要严重。胆小的孩子会变得更加内敛,在塑造性格的年纪,你的正潜移默化地发挥作用。

  中国人极其容易跟父辈之间产生矛盾,这也是所有家庭伦理剧热衷表现的话题。追其根底,在父母与子女建立最初的信赖关系时,就出了大问题。

  在中国大火的小猪佩奇里有我们该学习的教育观。佩奇的父母从不责打和孩子,他们循循善诱,与孩子们平等交流。

  童年正是孩子与他人、世界建立信任感的阶段,一个孩子能否对自己怀有信心,对外界是否充满希望,身边的能否给他足够的安全感,这些都会直接成为他世界观、建构的一部分。

  即便他们长大以后不再相信那些传说,但打小耳濡目染,还是会产生很大的影响。他们会反复思量:大人说得对不对?那些事情真的会发生吗?我可以信任他们吗?这个世界是安全的吗?

  简而言之,这种看似无伤大雅的“”,也许是想控制或者命令小孩,也许只是单纯想逗逗他们。不管怎样,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信赖感从来不是在一天之间消散的。

  在父母的教育下长大的孩子,会产生非常消极的暗示,认为自己的行为对所发生的事情无济于事,这个事情的发生是“外控”的。无助的时候,他会寄希望于一些身外之物,并赋予它们意义,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被极大地削弱,并且还会得到强化:

  “即便护身符不是每次都有用,但我新搬去的地方确实风水好,再也没有水逆事件了”(负强化)

  这还算是比较积极的暗示,但如果一个人从小听到的都是消极类的,比如X不吉利、X会不好运的话,那么习惯成自然,这个孩子长大以后的思考径很可能也是偏消极的:今天下雨,会有坏事发生;我是4号,比赛一定会输;今天我右眼一直跳,完了完了要狗带了

  事实上,这叫做“自证预言”,简单来说就是,在心里期待或者特别相信什么事情的发生,那么客观上,这种心理作用会对事件本身产生影响,说不定这件事就真的发生了。美国社会学家托马斯曾说:“如果人们把情景当做是真实的,那其结果也将成为事实”。

  不妨去观察一下你身边那些善于给自己做消极暗示的人,也许他们就生长在一个给予他们很多消极暗示的当中。

  这一代年轻人多少也还是在父母各种下长大的,只不过受影响的程度不一样。希望你的童年有满满的安全感,如果没有,我们共同把这份责任感传递给所有为人父母的年轻人,传递给下一代。

  [1]宋红娟.“”概念的发生学研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一个难题的探讨[J].思想战线]赵萍.从心理学理论分析行为[J].教育学院学报,2007(05):67-68.

  [6]武云,乐.行为的文化渊源与当代特点[J].山东师范大学学报(人文社会科学版),2007(04):100-103.

  [7]陈培峰. 与教的认知与脑机制探索[D].西南大学,2010.

  [9]熊哲宏.现代的本质、特征和根源[J].华中师范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1991(03).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